Category Archives: 正宗围脖控

一家@WeeCoffee微咖,股东需要摆五桌。

By , May 12th, 2011 | 正宗围脖控 | 9 Comments

自从我开微博后,博客荒草丛生,所以,这肯定是我有微博以后写博字用得最多的一次。如果你不是股东,或者对微咖毫无兴趣,可能会浪费掉你宝贵的时间。

说到时间,这段时间特别缺睡,甚至被人讽刺为缺二,都是谁惹的祸,告诉你也没啥关系,是一家即将诞生的微博控咖啡馆,为一件不一定能够赚钱,但需要花费很多精力的事情忙碌着,这样的事情常常会被认为是一种幼稚的行为,比如暗恋一个人不懂得回报,比如做一件公益不想被提起,是啊,有时候我们追求梦想就是一种一根筋,就像当初我不当老师,去做广告一样,曾经被所有的家庭成员鄙视,但是,一件完全可以掌握的事情,说明我毫无突破和创新的勇气。

为什么我会做这么一件“傻”事呢?不瞒你说,这本来是属于我未来的一个梦想。我的梦想是什么呢?希望在我在财务自由的时候开一家完全不以盈利为目标的咖啡馆,有人说做一家左岸咖啡馆吧,孕育中国文化新思潮,虽然这很有意思,但在中国做,不太现实,你懂的,或许韩寒同学更适合做,但免不了《独唱团》的命运,从一开始就面临死亡的咖啡馆也并不是我想要的,而我理想中的这家咖啡馆是这样的:它不只是一家有着纯正咖啡文化的咖啡馆,更重要的是它代表着创新和梦想。

这样的描述实在是太空泛了。最初的样子是类似于“莎士比亚书店”的咖啡馆,两层,带露台,二层可以有床铺,定期低价租借个具有潜力的牛人(未来的作家,诗人,音乐人,创业者),成为原创作者的诞生地。这种想法一直根植在内心,后来其实我找到过类似的雏形,那是我在04年外派到广西工作的时候,有几个朋友在市中心一个花鸟市场里面租了一个地方,改造成酒吧,这些朋友有媒体记者,广告人,编剧,导演,作家,主持人。他们一到晚上就聚在一起,带几个自己的朋友聊天,互相碰撞思想。

这样的想法终有一天会爆发,只是提前了。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感谢万能的微博,可以创造很多过去不能想象的奇迹。4月17日23:40秒一条微博,引发了诸多博友的共鸣,仅24小时,就有百人报名参与到我的梦想计划当中,不,是大家的梦想,正如车库咖啡的老板所说的,你既然做了,就没有退路,必须把它变成现实。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召开了上海的股东大会(被戏称为一大),近20名股东代表来自各个行业,有互联网、广告圈、媒体、实业、咖啡相关行业,大家都会这项新鲜的事业显得异常的兴奋,从下午两点足足聊到六点。但是,我自己觉得,必须统一下大家的想法,这家咖啡馆的推广不是问题,钱也不是太大的问题,最大问题是如果协调50个股东的关系,这是成功的关键。

 抱着这样的问题以及使得咖啡馆的产品从模型变得更为具体,我连续约谈了拥有丰富咖啡经验@Selina塞小囡 ,跟投资人有很好关系的@麦克RAIN ,BBH中国区总裁后来又在峰会的期间拜访了车库咖啡的老板、北京的股东和一大早跑到我酒店里给我很多建议的@创业者法律顾问 ,回到上海还在港汇楼下的新元素见了CXC投资副总裁@行者肖 。二大什么时候开,大家都很关心,都希望这件事情能够有更快速的进展,这是我写下这段繁琐的话的原因,我是认真地负责任地对待每一个股东以及喜欢这个微咖概念的粉丝们。

虽然说这是一家能够开出来活下去的咖啡馆。但是,它将寄托着我很多创新和梦想,在这里我不愿意说得太多细节,这些细节将会出现在未来的@围脖咖啡馆 上,这家咖啡馆究竟靠什么吸引你?有两点是肯定的:一,正如《财经》杂志执行主编,我们的股东之一@何刚 老师建议的一样,我们不是一帮只为了搞个据点将咖啡弄得非常难喝的地方,至少它是一个有着纯正咖啡文化的场所。二,当然,除了纯正的咖啡文化外,我们为每一杯咖啡注入了一点点酷,这种酷就是微博控们迷恋的氛围,成为全球微博控们的首选微聚点,这个牛逼有没有?我觉得这个可以有。

Continue reading →

12May

有一个叫张二的官员。

By , January 17th, 2011 | 正宗围脖控 | 18 Comments

 上海带良的领导,大多都是无良之人。我觉他应该叫张仁(空缺),网友回帖道,他应该单叫张,嚣张的张,我觉再还给他一个二,叫张二,嚣张的二逼,字:无良无人性。

中国的语文教育外包给微博,数学教育外包给统计局和物价局,英语教育外包给推特和老罗,化学教育外包给食品危机,物理教育外包给交通事故,地理教育外包给地震和矿难,历史教育外包给袁SIR和张发财,政治教育外包给五毛,生理卫生教育外包给空姐。

美国去不过了就买国美电器,世博会逛不了就买博世冰箱,普吉岛游不了就买吉普牧马人,腾迈广告进不了就买迈腾汽车,迪奥香水用不了就买奥迪TT,你爱我接受不了就我爱你。

北京官员不骑车理由:1.天气太糟糕,骑车到单位变灰头土脸有损光辉形象;2.访民都有毛病,骑车途中被访民拦截的几率大大增加,挺危险的;3.小偷们不像警察会认车牌,管你什么级别的官,车照偷不误;4.汽车可以按照官员级别细分档次,而自行车细分起来有麻烦;5.高昂的车补费花不出去,易造成行政坏帐。

人民日报文章说先租后买,先小后大,潜台词是先租70年,后买个骨灰盒,先待在小骨灰盒里,有条件可以再放在大棺材里?另外,总理说任期内让房价回落,潜台词是任期想延期?总而言之:一跌土地就贱了,“贵”族们就养不起了,强拆就没了,政绩就没戏了,升迁就无望了。我们恨爹不成刚,他们恨跌已成纲。

此刻已经是上海七七,但是我却找不到七七块钱的出租房。

鲁迅托梦…钱云会的最大意义:加速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日益高涨的对政府不信任情绪,皆由政府官员不是民选导致。只向上负责,不向下负责的体制,使得他们永远都难以避免傲慢,CCAV已是他们的唯一的传声筒。而,一个由民选出来的村长将成为中国的民主英雄,他的死,无异于碾压了所有心存民主之心的勇士。

钱运会之后,发现奥运会和亚运会都是浮云。

单身生活很无聊,打算养条狗,不过可能不能继续裸睡了,因为…被狗日是件很没FACE的事情。

一精神病人狂叫:我是警察,撑伞闯马路那起明显是交通事故!主治医生问他:谁说的?病人:上帝说的。听到这儿,旁边一位病人突然跳起来:我可从来没说过!

梦里,我看见鲁迅先生从墓里爬出来骂人,唾沫横飞,然后默默地,径直走向三味书屋那张著名的桌子,在“早”字上面加了草字头变成“草”。突然,又狂奔至屋外仰天长啸:草泥马!

以前学历史是了解过去,现在学历史是了解今天。

自由是什么? 曾经有位老师告诉我一个朴素的道理:“你读的不是麻雀大小的学校,而是整座城市”。是,别感到自卑,小学校怎么了?小工作怎么了?小地方怎么了?对整个世界而言,你必是渺小的,但你的心可以很大。别人屏蔽你,设限你,拉黑你,封杀你,你依然可以倔强地对世界说:恐惧算个球?

面包挤上去了,牛奶没挤上;大饼挤上去了,油条没挤上;肉体挤上去了,灵魂没挤上;房价挤上去了,尊严没挤上;浮云挤上去了,神马没挤上;悲催挤上去了,真象没挤上;权贵挤上去了,民工没挤上。物价挤上去了,工资没挤上。

莫名接到一个陌生网友的电话,说北京塞车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冤枉啊,我如果叫王大塞,还不把我抓起来游街示众呀。这都是什么世界啊?!怒怒怒。

SB之后,蓝天突然失踪了。上海连续四天出现轻度污染,API空气污染指数一度高达295,属中度重污染,老年人应停留在室内活动,唉,圣诞老人出门送礼要戴口罩袅。

我手机里有个号码用户名叫“钱”,手机响了,谁打进了啦?钱打进来啦;手机又响了,谁的?你的钱;手机还是响了,你的钱怎么又来了,有完没完了?注意,一定要把话痨者设为钱。嘿嘿。

哦,恍然大悟:骂网络是粪坑,因为周立波有洁癖,前一位太太叫张洁,新一位太太叫胡洁。

别看冬天里满大街都是UGG,其实穿的人都是没鸡鸡。哼。

1.男人谈论的话题永远是性和政治,不想让子弹飞进黄四郎的胸膛,就让子弹飞进花姐的子宫;2.本来还可以谈论足球,中国足球太烂了,没有谈点,所以苗头都瞄准了所有社会黑暗面;3.于是某些部门生气了,将足球的黑一锅端了,注意力稍微转移下,喘口气;4.还是朝鲜兄弟给力,中国有问题,这厮就出来打炮。

Continue reading →

17Jan
Back to top